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嵩山启母石的地位

发布时间:2014-11-13 10:07:30

    我国许多地方的名胜古迹往往名存实亡,先秦时代遗留下来的古迹更是稀如星凤。但是中岳嵩山的启母石由于在文化史上的特殊地位和它自身的质地,从而得以完整保存,至今仍能受人瞻仰。这实在是一个例外。
    启母石本来是一块天然石头。但是,创造文化的人类将这块自然之物塑造成了一件极具价值的文化财宝。启母石在夏代就已经成为当时神话与宗教的崇拜对象。大禹娶涂山氏之女,或者直称为涂山氏,生启。由于启是夏代第一位国君,所以涂山氏就成为夏民族的先妣。据闻一多考证,夏商周三代都以民族先妣作为高禖神加以崇拜,涂山氏正是夏代的高禖神 。孙作云曾经全面考察了我国古代皇宫祭祀高禖神的具体情况。他发现:历代祭祀高禖神都是对着高禖石进行祭祀 。这种祭祀方式毫无疑问是夏代人祭祀高禖神仪式的自然延续。由于启母石就是夏代的高禖神神主,所以经过合理推论,我认为,夏代人祭祀高禖神的方式正是对着启母石进行祭祀。
    这种仪式随着夏代灭亡,商、周迭兴,因而衰亡。但是,自从汉武帝将“夏后启母石”重新确定为祭祀对象之后,有关启母石的祭祀活动就再一次列入国家祭典,并建立启母祠,其神职人员达到七十多位,规模相当宏大。该仪式活动前后延续多年,至汉元帝方才取消。我们今天仍能看到的启母阙正是当年启母祠的遗迹。
    启母石为我们研究古代宗教信仰提供了最原始、最可靠的资料。因此,这块启母石乃是极其珍贵的古代宗教与神话的文物。
    启母石神话的具体产生时代不可考。对此,我们只能依据间接证据进行合理推理。启母石既然是夏代开国之君──启的母亲所化,其神话自然应该在夏代就已经出现。只是限于条件,该神话的早期形态未能有文字记录保存下来。
    已知的启母石神话的最早记录见于先秦时代的《随巢子》。原书已佚,《绎史》卷十二引《随巢子》佚文云:“禹娶涂山,治鸿水,通轘辕山,化为熊。涂山氏见之,惭而去,至嵩高山下化为石。禹曰:‘归我子!’石破北方而生启。”这条佚文是可靠的,因为宋代《太平御览》卷五十一简略地引述《随巢子》云:“禹产于(左石右昆)石,启产于石。”两条佚文内容一致。
    另一条记录见于汉代《淮南子》。唐代颜师古《汉书•武帝纪注》引云:“启,夏禹子也,其母涂山氏女也。禹治洪水,通轘辕山,化为熊。谓涂山氏曰:‘欲饷,闻鼓声乃来。’禹跳石,误中鼓。涂山氏往,见禹方作熊,惭而去,至嵩高山下,化为石。方生启,禹曰:‘归我子!’石破北方而启生。事见《淮南子》。”宋代洪兴祖《楚辞补注》所引完全相同。晋代郭璞注《山海经•中山经》也简要引用了这条材料。可惜今本《淮南子》中此文已经佚失。
    自古至今,启母石神话的基本内容始终保持不变,体现出强大的生命力。张振犁、程健君编辑的《中原神话专题资料》收录了现代流传在河南民间的《启母石》传说。其内容与以上两条古代材料基本一致:涂山氏住在嵩山。嵩山南面的颖河发洪水,大禹化为黑熊开挖萼岭口(即轘辕山),希望将颖河引入洛河、黄河。大禹与妻子涂山氏约定以鼓声为号,前来送饭。落下的石头击中大鼓,涂山氏乘船送饭,发现大禹变成黑熊正在那里为自己的工作高兴。她又羞又急,逃回家,就地化为石头。大禹知道妻子已经有孕,要求得到孩子。石头开裂,生下儿子,命名为启。

登封市委统战部